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每經網首頁 > 深度 > 正文

黃河“新合唱”,四座城市誰領頭?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2-19 21:50:29

國家戰略是區域發展的重要信號。雖然此前黃河流域在我國區域版圖中一直沒有太多“存在感”,但一旦有了這個官方利好“加持”,勢必意味著會有源源不斷的各類發展要素涌入。面對這個難得的發展機遇,沒有哪座城市願意錯過。

每經記者 程曉玲    每經編輯 劉艷美    

圖片來源︰攝圖網

作為我國第五個重大國家戰略,近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這個話題,頻頻在“重要場合”出現。

最近一次是12月16日的《求是》重要文章︰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提出了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共建‘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等新的區域發展戰略。下一步,我們還要研究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問題。

時間回到今年9月,在鄭州舉行的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它與另外四大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首次“同框”,被明確一樣是“重大國家戰略”。

一個月前的第二屆進博會開幕式,國家領導人在主旨演講中再次提到︰“將制定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新的國家戰略,增強開放聯動效應。”

如此短時間內被頻繁提及,足見其重要程度。

眾所周知,國家戰略是區域發展的重要信號。雖然此前黃河流域在我國區域版圖中一直沒有太多“存在感”,但一旦有了這個官方利好“加持”,勢必意味著會有源源不斷的各類發展要素涌入。

區域發展需要“中心”帶動。在沿黃9省區諸多城市中,誰最有可能“征服”黃河,實現“進位”?

“黃河寧,天下平。”作為我國僅次于長江的第二大河,黃河是名副其實的“能源之河”。

中科院院士、經濟地理學家陸大道撰文指出,黃河所經區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一次能源(煤炭)與二次能源(電力)最主要的生產基地與供應基地。其戰略地位不言而喻。

區域發展的關鍵在于協調發展。2018年底,沿黃9省區總人口4.2億,佔全國30.3%;地區生產總值23.9萬億元,佔全國26.5%。不過,一直以來,發展不平衡都是黃河流域的一大“痛點”。簡單來說,就是“上游落後、中游崛起、下游發達”。

以2018年數據為例,各省份經濟總量呈現出山東和河南獨大,陝西、內蒙古、山西3個萬億級省份次之,甘肅、寧夏、青海墊底的明顯梯度分化。(注︰四川境內黃河流域面積僅佔全流域2.4%,這里不作對比。下文提到沿河流域省區及城市均不包含四川在內,特此說明。)

制圖︰城市進化論

具體而言,下游山東、河南同為經濟和人口大省,GDP分別位居全國第三、第五,人口排名全國第二、第三。作為黃河流域唯一沿海省份,山東經濟總量遠超其他省區——不僅比河南高出2.8萬億,更超過山西、陝西、寧夏、甘肅、內蒙古、青海六個省區總和。處于深度貧困帶的甘肅、寧夏、青海三省,則在全國31個省區市GDP排名中常年倒數。

城市排名中,這種差距依然突出。一個最直觀的對比,位于黃河源頭的青海玉樹與入海口的山東東營,兩地人均GDP相差超過10倍。

2018年,黃河流域GDP超過5000億元的城市共有7個︰青島、鄭州、濟南、西安、煙台、濰坊、淄博。其中,山東一省就佔了5席。

制圖︰城市進化論(濟南數據含萊蕪)

9月的座談會上明確,“區域中心城市等經濟發展條件好的地區要集約發展,提高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其中,青島、鄭州、西安、濟南,顯然是最受關注的“種子選手”。

青島作為沿黃省區經濟體量最大的城市和第一大港,擁有區域內對外開放的特殊優勢;

鄭州和西安,同為國家中心城市和黃河流域內陸樞紐城市,顯著的交通區位優勢,為其在缺乏航運之利的黃河流域“加分”不少;

濟南不僅在吞並萊蕪後實力大增,近年還積極規劃實施跨黃河發展,在國家戰略上反應迅速。

面對這個難得的發展機遇,沒有哪座城市願意錯過。

今年8月,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強調,“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中心城市的發展,日益成為未來決定區域經濟發展的關鍵。

提到“中心”,高居中國城鎮化體系頂端的國家中心城市自然是重點關注對象。

截至目前,全國共批準建設9個國家中心城市,沿黃省區中,鄭州和西安在列。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到國家戰略後,鄭州和西安的優勢顯然更加突出。

在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任曉莉看來,地處中部腹地的“樞紐優勢”、肩負帶動中原城市群和中部崛起的區域發展使命,以及作為華夏文明發源地的歷史文化因素等,均可成為鄭州機遇的發力點。

在諸多利好疊加之下,近年鄭州發展有目共睹。作為九大國家中心城市中唯一的地級市,鄭州綜合實力已超越長沙,位居中部第二。如今,鄭州更絲毫不掩飾其“變黃河為內河”的野心,大有拉伸城市骨架、跨黃河發展之勢。

今年9月,幾乎與新的國家戰略“出爐”同時,《河南日報》發表名為《把黃河變內河 加快鄭州大都市區建設》的文章稱,“把黃河變成大鄭州的內河是時代所需”。去年2月公布的《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行動綱要(2017-2035年)》中,也明確提出鄭州要“北聯”,探索向北“跨黃河”與新鄉毗鄰地區聯動發展,加快一體化進程。

當然,說到區位優勢和歷史地位,西安也不弱。得益于此,西安曾多次獲得戰略垂青,但在機會的把握上卻表現得不盡人意。

20年前,西部大開發動員令在西安發出,一度被視為“橋頭堡”,最終乘勢走入發展快車道的卻是成都;其後,“量身打造”的關天經濟區還未等來“柳暗花明”,中原經濟區又獲批復。

對此,人民網曾評價,“前腳還在西部大開發里和成都競爭的西安,又遇到了鄭州這個對手。”上世紀90年代,西安和鄭州實力基本相當,而如今,鄭州GDP已比西安高出1700多億元。

不過,作為西北“龍頭”,西安近年也緊緊抓住“一帶一路”機遇,在門戶經濟和科技、軍工產業上發力。

不久前,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在《求是》雜志上發文表示,要以西安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引領關中平原城市群發展,深化軍民融合,抓好原始創新,做大做強電子信息、高端裝備制造等產業,培育新的發展動能。

前文已經分析,沿黃省區中,無論從經濟總量、人口規模還是開放機遇看,山東半島的集群優勢都最為明顯。其中,濟南和青島,一個是黃河流域唯一的沿海省份省會,一個自古就是黃河流域出海口,最受關注。

先說濟南。近幾年,從山東到濟南,做大省會的意圖日益明顯。自去年吞並萊蕪後,濟南整體實力大增。不過,夾在泰山和黃河之間的濟南,一直受地形限制,伸展不開。

為此,早在2003年,濟南就提出北跨戰略,希望進一步拓展城市空間。近年,濟南更喊出由“大明湖時代”向“黃河時代”邁進的口號。

今年3月,《濟南城市發展戰略規劃(2018-2050年)》公布,其未來戰略空間格局確定為“一體、兩翼、多點”。其中,“一體”指山河之間的中心城區,“兩翼”中的北翼,則是黃河以北,以北岸先行區為主體的功能片區。《濟南日報》評價,這是濟南進入“山城河一體時代”的必然戰略選擇。

濟南“一體、兩翼、多點”空間格局示意圖 圖片來源︰濟南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官網

不久前,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再度明確表態,必須搶抓機遇,乘勢而上,全力打造“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典範樣板”。

相較濟南,青島主動對接國家戰略的行動同樣急切。

由于黃河缺乏通江達海的航運條件,要提升中心城市輻射帶動能力,加強航空、鐵路及高等級公路等交通大通道建設,就顯得尤為重要。

今年10月,《青島日報》發表評論稱︰

當我們站在打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新平台這個更大的時空坐標下來看,未來青島的基礎設施將要支撐的不只是一座城市,而是要在全省、全國乃至全球的格局中承擔戰略使命。我們就會更清楚地看到,目前的基礎設施不是建得差不多了,而是差得太多。

“投資青島,就是投資國家戰略。”此前,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這樣說。

曾在黃河流域的山西運城、呂梁先後擔任一把手的王清憲,此前曾分析,從黃河流域往北,普遍呈現改革開放程度不高、市場化程度不夠現象。為什麼北方的開放不足?用他的話說,“不是北方人不想改,是沒找到開放的窗口,沒有窗口就沒有改革的內生沖動,就不足以打破舊經濟的束縛。“

那麼,青島能否成為這個“窗口”?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黃河 國家戰略 新合唱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