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2019年票房再超600億︰影片“二八分化”資本開啟避險模式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12-20 05:42:40

國家電影資金辦數據顯示,截至12月19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稿前(21:20),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達到615.64億元,略超去年全年,去年為607.06億元。發生變化的決定性一刻,在創紀錄的國慶檔。

12882319.thumb_head

圖片來源︰攝圖網

“明天會好嗎?至少我們還在。”一家電影公司項目負責人說,他今年所操作項目,收益並不如預期。

寒冬中,他所堅持的背後,是中國票房市場,在一片業內哀嚎中,超過去年總量。事實上,半年之前,業內都對達成此目標缺失信心。

國家電影資金辦數據顯示,截至12月19日發稿前(21:20),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達到615.64億元,略超去年全年,去年為607.06億元。發生變化的決定性一刻,在創紀錄的國慶檔。

細分到影片上,《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票房接近50億元,全年第一;46.58億票房的《流浪地球》位列第二;《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以42.41億票房排列第三;仍在上映期的《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票房分別突破30.27億元、28.80億元。前五名影片佔據總票房近3成,國產電影中票房5億-10億體量的影片數量相比去年同期下滑明顯。

頭部影片出色表現,最終拉動全年票房,但腰部內容缺乏,使得今年市場顯得“驚險”且蕭條。由于全年影視行業處于強監管環境中,進口片表現平穩,但國產片改檔、撤檔現象較多,如暑期檔《小小的願望》《八佰》臨時撤檔,導致優質國產片供給不足,“二八分化”進一步加劇。

頭部影片可遇而不可求,腰部內容才是市場基石,這在資金退潮下,格外顯現。全行業都在尋求避風港。“我們投資越來越趨于小而精,單個項目所佔份額越來越小,總體投資量也在下降,操盤者,也在出售自己份額避險,越來越趨向中等項目。”12月19日,有上市電影公司中層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另一頭,今年大熱的國產動畫片,行業內部也在發生著變化。內外部,正在推動著主旋律影片的市場化。

變動及愈加猛烈的變動,才是電影產業真正的主題詞。

熱點題材

從影片類型上看,動畫類型電影成為今年最大亮點,數量、票房齊上漲。藝恩數據顯示,按影片類型統計,截至11月30日,今年上映動畫電影66部,比去年增加13部,上映劇情片216部,比去年增加78部。動畫片的平均單片票房從0.63億元上升到1.66億元,即使剔除《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49.7億元,其平均單片票房依然正增長。喜劇片數量和單片票房都有所下滑,動作片單片票房亦有下滑。

另一頭,多位動畫導演及文娛產業投資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承,項目融資難依舊,“《哪吒》爆紅,對于動畫電影有幫助,但目前來看,更像階段性的現象,長遠推動不明顯。融資難依舊。”有導演稱。

《哪吒》改變了什麼,是動畫產業不得不面對的課題。“影片融資仿佛是好了,但其實市場也怕,單個項目成功不能說明什麼,長產業鏈市場還是沒建立起來。包括我自己,也會投一部分精力在游戲,因為回報高。”有高校教師透露。

但好消息在于,B站等巨頭,在加碼動畫。“國產動畫會是在我們專業視頻領域投入最大的,在之後幾年內也將是投入最大的(內容品類)。”11月17日,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今年大出風頭的新“主旋律”影片,也吸引著市場矚目。《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火爆,既在市場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于冬賭贏了。”多位市場人士感慨。作為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帶領博納主控了《中國機長》,並是《我和我的祖國》重要參投方。

但市場對于“主旋律”電影的勝利,也有著不同看法。“片子質量確實不錯,國慶氛圍也適合,但也對其他片子在排片上造成了擠壓,不是那麼公平。”前述電影公司負責人稱。

甚至影視公司都對于“主旋律”電影的待遇表示眼紅。“類似題材影視劇就沒有這麼好待遇。”有頭部影視公司創始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但他亦坦承,隨著多個節點臨近,會繼續拍攝“主旋律”項目。從市場反響來看,人性化“主旋律”電影,依舊會是熱點題材。

當然,隨著資金熱潮褪去,電影公司們也在做著務實選擇,奔向中等項目,分散風險。“大家都不願意主控了,主控方也在分散風險,出售份額。項目本身也在縮水,各項成本降低很多。”前述上市電影公司中層道。

影視公司也有類似體悟。“成本下降有佔總投資近3成的空間。”前述影視公司創始人稱。

影院轉型

強依托票房的影院沖擊依舊。萬達電影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萬達電影實現營收115.94億元,同比(調整後)去年下滑7.45%,歸母淨利潤8.29億,同比(調整後)去年下滑57.25%。

橫店影視前三季度實現營收21.31億元,同比下降3.43%,歸母淨利潤2.6億,同比下降19.4%;其中,第三季度實現營收7.45億,同比增長0.5%,歸母淨利潤0.87億,同比下降9.1%,降幅環比收窄。

多位影投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承,“減少新影院擴張速度,收縮過冬”,是今年常態。另一頭,各家也在追求新增量,加強運營成常態。“在排片、服務上,都有優化空間。”有上市公司高管稱。

中小影投也在做著探索。中環影城提供資料顯示,影院+咖啡+書店+健身館漸成標配,甚至還包括游泳館。其透露,2018年票房合計4200萬元,折合單銀幕產出100萬元,上座率比同處3-5線城市大多數影城高出4成;非票收入佔比21%;影城投資與票房之比處于合理範圍(1:0.7),租金佔比平均不到10%。預計中環8家直營店,2019年票房合計4500萬左右。

但對于中環的做法,業內有著懷疑。“健身、游泳等和影院沒有強相關,也比不上mall,有點牽強。”前述電影公司中層道。另一頭,中環影城旗下影院主要位于四川地級市,其模式復制成本亦是市場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眼下,資本市場又對影市報以期待。光大證券研報預計,2020年春節檔中,《唐人街探案3》《中國女排》《緊急救援》《姜子牙》《?迓琛返燈諂狽拷 0億元,高質量影片有望驅動檔期票房在“低基數”下的高增長,增速或達25%-35%。多家券商研報均向春節檔下的電影公司敞開增持信號。

“無論如何,中國電影掙快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任何一角概莫能外。”在記者采訪中,涵蓋產業鏈上下游的多位人士均有類似共識。

責編 杜宇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