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央視曝光健身房辦卡陷阱︰女子辦5年健身卡後門店倒閉,店員︰不退,你告吧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19-12-22 18:11:00

生活中,不少人口袋里可能會有好幾張卡,比如說健身卡、公交卡等等。預付卡,就是先為某項消費存錢,然後進行專項消費,幾年前有關部門批準這種消費形式的本意一是為刺激消費,二是在一些小額消費場景下可以給使用者帶來一定的便利。但是前不久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的一次監督調查卻表明,實際上不少消費者在使用預付卡時合法權益受到了侵害。

消費者辦健身卡遇煩惱

深圳的金女士遇到了一件讓她一年來都很煩心的事情。去年7月,金女士在小區里遇到了自稱是深圳賽樂威健身管理有限公司的推銷人員,他聲稱在這個小區里馬上就要開一家分店,預存一定金額並且在一周內辦理健身年卡就可以給很大優惠。

消費者 金女士︰就說他們要有一個健身房要開業了。因為他們在深圳有三家店,所以我覺得就是我還挺放心的。他後來就幫我辦了一個家庭卡,本身家庭卡是三個人一起辦的,但是我是一個人,他說那我幫你,你一個人也可以享受那個優惠這樣。

記者︰你剛開始交了多少錢?

消費者 金女士︰6000塊錢。我有健身的習慣,我就覺得很近,所以我就辦了。

隨後,金女士在工作人員的協助下簽署了健身會員合同,交了5996元辦理了個人至尊五年年卡。然而,就在交完錢的不到一個月,讓金女士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消費者 金女士︰他是說九月份要開業了,後來就是八月底的時候我就听我有一些朋友跟我講說,我們小區那個健身房開不了了。然後健身房的有一個人加我(微信),他就說他以後就是負責我們這邊的會員,我就說你們那個健身房是不是開不了了,如果開不了我想要把我的錢退回來,他們那時候就一直推。

商家既不按約提供服務也不退款

金女士家小區里的健身房遲遲未能開業,半年過去了,該門店的開業計劃已經取消。通過多次與這家健身房工作人員溝通,給金女士的答復是不能退款,只能轉到深圳賽樂威健身房的水松店進行消費。

消費者 金女士︰他就強迫我一直去他們另外一個健身房健身,但我說我不去,我辦的是我們小區的健身房,但你現在不開了我覺得你要把錢退給我。

隨後,記者電話聯系到了深圳賽樂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員。

記者︰你好,是賽樂威的水松店嗎?

深圳賽樂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員︰這里不是賽樂威,賽樂威臨時倒閉了,我們現在是橙樂健身。

記者︰天安高爾夫花園那辦的會員卡,他都沒開業,辦的五年的卡。

深圳賽樂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員︰最多我們要幫你爭取的,就是用那邊卡到這邊來鍛煉。

記者︰那交了錢,這個卡一次都沒用過,店都沒開業,不能退錢嗎?

深圳賽樂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員︰賽樂威就是倒閉了,這個地方就是之前賽樂威的其中一家分店,另外一家健身公司把倒閉的賽樂威給買過來了。我們店就在下沙,下沙地鐵站水松大廈3樓。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金女士家小區未開業的那家分店外,賽樂威公司在深圳地區還有兩家門店,其中南山店已于今年3月停止營業。為了弄清真相,記者來到來到電話里工作人員提供的地址︰下沙地鐵站外的水松大廈,一層臨街清晰的掛著“賽樂威健身”的門牌,記者隨即來到三樓。

記者︰這里是賽樂威為嗎?

健身房前台工作人員︰對。

記者︰你這里不是健身房啊?

健身房前台工作人員︰是呀。

在三樓的健身房接待大廳記者看到,服務台後一整面牆標注著“賽樂威健身”的英文標志。當前台工作人員得知記者是來了解退款事宜後,便叫來健身顧問進行接待。

記者︰她的卡怎麼辦?不退啊?

健身房工作人員︰五年卡?

記者︰對。

健身房工作人員︰她的卡可以停,可以轉到這邊來鍛煉。

記者︰不能退錢嗎?

健身房工作人員︰都說了,退不了,而且賽樂威倒閉了,跟我們沒有關系。

記者︰那會員遇到這種情況找誰去?

健身房工作人員︰我們也沒辦法,我也不知道你們應該去找誰,你就算去法院告也好,從5月份開始有很多人去法院告,我們也沒辦法去承受那些。

金女士多次與該健身連鎖機構工作人員溝通退款事宜,一直協商未果,截至目前仍未全額退款。

消費者 金女士︰後來承諾我就說幫我卡轉了,就說幫我卡轉給別人,然後退了2000塊錢,還有4000塊錢沒有未退。

前十個月深圳接預付式消費投訴1.9萬宗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近日發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10月,共收到預付式消費投訴1.9萬余宗,同比增長105.38%,其中涉及經營者停業或跑路的投訴4720宗,佔預付式消費投訴總量的26.67%。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秘書長 馮念文︰比較典型的有這樣兩類情形,一個就是消費者在支付了預付款之後,發現服務的質量承諾並不如當初消費者所獲知信息,就是貨不對板,簡單講。第二種就是預付消費跑路,就消費者付的一筆款之後,這個商家消失。

預付類投訴集中在教育、美容美發健身和攝影領域

深圳市消委會的工作人員介紹,有關預付費類投訴主要集中在教育培訓、美容美發、健身和攝影四大領域。投訴量較多的跑路商家以健身行業和教育培訓行業為主。

深圳市消委會統計數據顯示,近兩年(2017年1月1日-2019年8月31 日),深圳市、區消委會共收到有關健身行業投訴7764 宗,其中,2017年1456宗,同比增長 35.82%;2018年3730 宗,同比增長156.18%。2019年1月1日至8月31日3038宗,與2018年同期相比上漲 82.46%。整體來看,有關健身行業的投訴量呈逐年成倍增長的趨勢,越來越多人有健身的消費習慣,健身行業的消費問題也越來越突出。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消費市場監督部高級監督員 楊盧燕︰這個比例非常高,說明這個問題現在已經很嚴重了,然後我們就近期就對幾個重點行業,進行一個專項的監督調查。

約一成消費者遇到過既不正常服務也不退款

專項監督調查共涉及1270名消費者,結果顯示其中有753人有過健身經歷,有約10%的消費者都遇到過既不能正常提供服務,也不給退款的問題。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消費市場監督部高級監督員 楊盧燕︰在我們調查過程中,有不少消費者反映,他們在簽訂合同時候,遭遇了霸王條款,就是合同里規定,就是我一旦辦了這個卡,這個卡是不能退換的,然後還有一些就是說,我這個卡辦完以後,我是不能轉卡的。這兩個比例的話,大概是佔整個我們調查消費者的將近五成。

問題預付卡發卡商家關門跑路佔比近四分之一

深圳市消委會的工作人員表示,近兩年有關健身行業的投訴主要集中在退費、商家跑路/關門、私教、商家轉讓、轉卡/停卡等五大問題。其中退費問題最多,佔比34.39%,其次,是商家跑路/關門問題,佔比 24.54%。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消費市場監督部高級監督員 楊盧燕︰這一塊的話,消費者他們的消費金額少的就幾千塊錢,多的是好幾萬,這個金額數目也非常不小,而且對消費者的話,他們也是覺得這個損失挺大的。

深圳市消委會展開預付卡消費監督調查

深圳市消委會對預付費投訴問題比較突出的健身、家政兩個行業展開了消費監督調查。

自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7月15日,深圳市、區消委會共收到家政服務類投訴413宗,其中2018年245宗,2019年截至7月15日共170宗,與2018年同期相比上漲了45.30%。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有關家政行業的消費內容主要有雇佣家庭保姆、保潔;月嫂、育兒嫂看護;家具、家電維修及清洗等。家政服務消費形式主要是按次消費或者年付工資及中介費等預付式消費為主。在家政行業中,預付式消費模式具有一定的便利性,但也存在一定的風險,家政服務行業退費難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是消費投訴的熱點。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消費市場監督部監督員 梁雯舒︰在這一共413宗投訴里面,有307宗是涉及退費難的問題,佔比是75.33%,為什麼會產生退費難這個問題就是說,首先消費者他在跟商家合作的時候,可能會一次性地付一年,或者一段時期的中介費,或者是服務費。但是在家政服務人員對他們進行服務的過程當中,他們可能覺得這個服務質量不達標,或者是家政服務人員的素質不過關,想要,消費者可能就想要終止合同,這個時候商家就會找出種種理由,來拒絕消費者的這個合理訴求。

深圳市消委會嘗試引入信用手段監督預付卡

近年來,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一直關注預付式消費問題,將預付式消費領域“跑路”、未按約定退還消費者預付款項的經營者,及其主要負責人推送至深圳市公共信用中心,通過深圳信用網公開披露。

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秘書長 馮念文︰那麼我們深圳消委會在這兩年開始摸索,通過信用機制來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更多的用社會自治,用信用,用市場機制和規則去解決,讓守信的人能夠被更多的消費者認可選擇,讓失信的人寸步難行,我想這個才是一個有效的解決這類問題的解決之道。

預付式消費在全國一直是投訴熱點

自2014年以來,預付式消費一直是全國消費者組織受理投訴的熱點問題。從中國消費者協會近年來發布的《全國消協組織受理投訴情況分析》顯示,消費者投訴內容主要集中在教育培訓、娛樂健身、美容美發、共享單車、網約車、裝飾裝修等方面。主要問題有︰降低服務質量,使用的產品以次充好,以劣充優;單方改變服務內容,降低服務標準;辦卡後隨意漲價,變相減少提供商品數量或服務頻次;發卡後借故暫停使用或暫不開業,拖延時間,使消費卡超過服務期限而失去價值;突然關門停業或跑路,消費者無法繼續享受服務,也無法退回剩余款項。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一部分是說有的商家他可能確實因為經營不善,可能他自身這種後來很難維持,所以他就導致這種關門的。還有的一些商家他從最開始就是打著這一種預付款的這一種旗號,他來收取大量的資金,明顯地轉移到其他的賬號,用于其他的用途,這是一種。還有的就是收了錢以後卷款跑路。

專家介紹,商務部2012年9月21日出台的《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該《辦法》規定,企業發行預付卡需在發行後30日內到商務部門備案,並按預收資金的一定比例向商業銀行存入存管資金。可現實中,企業有沒有備案、是否存入存管資金,基本都靠發卡企業自願自律,資金使用情況更是無法跟蹤監管。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我們通常認為所有的預付費卡、預付費消費都是受這個管理辦法來規制的。但是我們的商務部門實際上它的監管職責上它有很多,比如說我們涉及教育的,涉及到一些體育的,甚至我們現在的這種互聯網交通的。那實際上這種行業的監管呢,它又不屬于我們(商務)部門,那麼在實踐當中,可能這一些就完全的就裸露在這一種社會當中,實際上就處于一個沒有監管的狀態。

預付卡消費監管需從源頭入手

專家表示,目前我國沒有結合預付式消費特點,有針對性地對發卡主體和發卡行為進行規範,從而導致在規範預付卡的過程中缺乏可行性與時效性。預付卡發卡企業眾多,涉及多個監管部門,監管職責不明確,使一些不清楚是否具有發卡資格或明知沒有發卡資格的經營者,隨意發售預付卡,造成了現在市場上預付卡泛濫的局面。

專家表示,事後維權是被動之舉,杜絕預付卡消費問題泛濫的現象,關鍵要從源頭上監管。

據了解,去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要求,嚴格執行國家關于財務與資產管理的規定,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此外,一些地方也在積極探索相應的管理辦法。

近期,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北京市商務局、北京市教育委員會等單位,起草了《關于加強預付式消費市場管理的意見(征求意見稿)》等7份文件,在北京市市場監管局網站上公開征求意見。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他這個征求意見稿里,比如說你發卡之前,你必須要到這一種有關部門去備案。而且它明確的對這個資金,明確到了比如說你這個品牌企業發卡,那麼你應該有40%的存款金是要存到銀行去的。而且要求你每個季度去上報你上個季度發卡的數量,發卡的金額,以及你經營的情況,那麼也就說監管部門對你整個運營的這個資金它是完全了如指掌的。那如果你出現了明顯的問題,那它可以是對采取一些及時的措施。

《浙江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中規定︰“經營者自營業執照核準登記之日起六個月後,方可發放單用途商業預付憑證”。“企業法人提供的單張記名預付憑證金額不得超過五千元,單張不記名預付憑證金額不得超過一千元。”

《江甦省消費者權益保護條例》規定,經營者以發行單用途預付卡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消費者有權自付款之日起十五日內無理由要求退款。單張記名卡不得超過5000元,單張不記名卡不得超過1000元。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我們應該從國家的層面立法,這樣你就對全國各地,或者各部門,它都可以在監管的時候它都有依據。然後你對經營者來說,他也知道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不能做的,甚至你也可以對他形成一種震懾。

圖文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記者 王婧)

責編 馬原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