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技工人才短缺 中國電影教育需要“藍翔技校”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2-23 14:36:46

每經記者 董興生 杜蔚    每經編輯 杜毅    

近日,第8屆中國大學生電視節在成都落下帷幕,同期舉行的第六屆“中國電視好演員”年度盛典上,也選出了一批廣受好評的影視演員。朱一龍、王凱、陳寶國、張國立、姚晨、楊紫等一批演員都有所斬獲。

圖片來源︰主辦方供圖

在大學生電視節上,來自北京電影學院、中國傳媒大學等高校的專家學者,圍繞電影行業人才培養展開了熱烈討論。學界專家普遍認為,當下專業電影人才不足,已經成為制約中國電影發展的短板。

電影行業缺乏“藍翔技校”的提法不過分

不久前(12月13日),中國內地電影市場票房沖破607億元大關,提前17天超過2018年全年總票房。行業一片歡呼雀躍的同時,也有人從中看到了隱憂。

“今年我們破億的電影項目沒有去年多。”北京電影學院管理學院院長吳曼芳直言,在中國電影市場,所有出品公司都集中在頂尖項目上,而真正的好項目並不多。這背後折射出的,是優秀創作人才的缺乏。

吳曼芳介紹,從2012年到2015年,中國電影票房從90億飆升到440億,年均增長速度超過30%。而到了2016年,中國電影市場開始進入增速放緩期。“我覺得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吳曼芳說,電影數量雖然增加了不少,但質量沒有提升,“電影是大國不是強國”,這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在吳曼芳看來,所有問題的根源,都可以歸結到電影人才的缺乏上。“我們中國電影教育和人才培養面臨一個短板。”吳曼芳說,盡管中國開設影視教育專業的高校有上千所,但培養出的人才同質化問題十分突出。

吳曼芳以編導人才的培養舉例,每個學校都在做相應的培養,雖然也有成才的案例出現,但從人才比率上來看,並不是高校培養人才的模式。“成才和成功應該不是一個概念。”吳曼芳說,“電影是藝術、技術和產業高度融合的藝術表現形式,對于一些理工科的院校,未必一定增設編導專業,可以從技術融合的切口,可能會有更好的作用。”

另一個更具普遍性的問題是,電影專業技工人才參差不齊,而技工人才應該是電影金字塔的塔基所在。“這個行業有個話叫‘爺’,燈光師也叫燈爺,但現在能叫燈爺的很少。”吳曼芳說,這也體現出,電影技工人才的培養是不足的。

“電影是個綜合的藝術,需要很多藝術、技術門類才能合成。”而當下的電影教育,“都集中在高大上的培養上”。技工人才的不足,也導致木桶效應的出現。“當一部電影有明顯短板的時候,一定不是個能流傳下來的好電影。”吳曼芳說。近年來,業內有個說法︰電影行業缺乏藍翔技校。吳曼芳認為,大部分電影從業者都是在金字塔的底部,“所以藍翔技校的提法並不過分”。

構成金字塔基的,除了技工人才,還有復合型高級電影人才。“既懂創作,又懂管理,同時又懂產業的高級人才,這在電影發展中是非常重要的。”吳曼芳說,如果制片人連起碼的技術都不懂,誰會給你投資?另外,電影市場也缺少具備開發能力的軟件人才和跨界思維人才。目前,北京電影學院正在與一家互聯網公司合作研發一款軟件,“讓攝制組線下的工作人員,能夠不再拍腦袋決定第二天的場次。”

說到電影投資和互聯網技術,吳曼芳也有自己的獨到看法。之前的一個公開場合,博納影業集團董事長于冬曾說過,電影公司現在都在為互聯網打工。對此,吳曼芳認為,電影人對金融行業是又愛又恨,反過來,金融界對電影也同樣如此。

吳曼芳認為,從2015年起,互聯網出現了從技術屬性向工具屬性轉變。在這種情況下,電影人應該樹立互聯網的工具觀,利用互聯網工具進行電影制作、營銷,而不是閉門造車。

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以下簡稱“溫影”)副院長陳曉達也認為,制約電影發展的一大因素就是專業人才缺乏。在他看來,電影的工業化就是要把電影項目化、標準化、流程化,讓電影制作分工明確,保證質量。但目前的情況是,專業人才最稀缺,“尤其是細分領域的專業人才,特別緊缺”。

“包括馮小剛、賈樟柯導演經常發言論,專業制片、服化道人才大量的緊缺,一線電影導演、電影人對于人才短缺的呼吁,和一千多個影視學院的現狀發生了矛盾,影視學校和產業需求之間有一個大的偏差。”陳曉達說。

賈樟柯也曾因學歷低被高校拒之門外

當下的中國影視行業,究竟需要什麼樣的教育和人才培養模式?

“現在大部分編導、廣播教育,並沒有針對專門的細分領域進行,比如特種化妝,用凝膠做假肢的特效化妝就非常少。”陳曉達現場表示,這在實際教學中,實踐投入上都不多。而針對所有學生的統一格式化教學,也不完全尊重影視這一特殊專業教育的特點。

找到這一缺口後,作為一家非學歷高等教育機構,陳曉達笑言,溫影主要做的就是培養專業的片場工匠,即為電影木桶效應中的短板。“學電影有兩種模式,一種是學徒制,還有一種院校式的。院校式是系統化、循序漸進的,而學徒制來自于感性的、日積月累的經驗。”

陳曉達說應該將這兩種模式融合在一起,“培養實用性的人才,就是要能動手。”據了解雖然溫影成立剛5年,畢業生僅400余名,且並非頭部人才,“但我們校友參與的電影、電視劇、動畫、游戲等,統計下來已經達到了450億元。”

說到當前的電影教育的問題,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教授游飛也深有感觸。當他得知溫影的院長是賈樟柯時,回憶起了一段往事。“我突然想到,賈樟柯曾在很多年前想到傳媒大學來(任教),而且當時賈樟柯的顧問正好在傳媒大學導演系,也極力推薦。當時,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但是後來卻出了問題,這個問題跟影視高等教育有直接的關系,因為中國傳媒大學是211大學,要求老師至少得擁有博士學位。”

“賈樟柯離博士學位還有些距離,所以最後因為這個原因,人事部門認為不能通過。”游飛說,不僅是賈樟柯,中傳還嘗試引進過另一知名演員,“也是因為上一類的關系(沒成)”,因為那名演員只有本科學歷。

游飛認為,“影視教育是介于正兒八經的高等教育和職業培訓之間的東西”,“也就是說,影視教育、藝術教育是一種特殊的教育,跟普通的大學學歷教育是不完全一樣的”。在游飛看來,影視教育的特殊性在于實踐性。但從目前的教育體制來看,要想打破這種制約,實現不拘一格降人才,並不容易。

對于電影人才培養,游飛認為,中國並不缺導演、編劇,最缺的是創意制片人。“也就是說,這個人的想法、點子決定了一部電影的成敗,不光要懂商業、技術,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把所有的資源整合在一起,把一個盤子串起來。”

但目前的電影教育,從一開始就作為精英教育,主要培養的是導演和編劇。“實際上,一個班里就有各種各樣的人,有的人未來是做編劇,也有的人是要做錄音師,這樣才能形成非常好的團隊。”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