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勤上股份3.8億並購款支付始末︰2500萬合同詐騙案引出付款疑雲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2-24 07:02:39

你凝視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每經記者 葉曉丹 莫淑婷    每經編輯 宋思艱    

資本市場不乏攪弄風雲的大鱷,有人一朝暴富,有人一夕破產,傳奇和終局或許在同一個時間維度發生。

身在看守所的劉志斌,可能也在想為什麼會落到這步田地?按照計劃,自己要操盤28億巨資,成為資本市場的一名“大鱷”,賺得億萬財富。但這個計劃卻半路夭折。被指“私吞“2500萬元,劉志斌進去了。

劉志斌,何許人?廣東億邦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邦泰)法定代表人凌志瑩的丈夫。2019年11月,劉志斌案的涉案方親屬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爆料,劉志斌被抓與勤上股份實際控制人李旭亮、股東楊勇(及其弟楊正)合謀的3.5億聯合增持計劃有關,三方欲通過加杠桿的方式操盤28億元增持勤上股份,但合作未遂,反而引發了楊勇兄弟與劉志斌方面2500萬的合同糾紛。

記者致電勤上股份股東楊勇,詢問2500萬合同糾紛始末,楊勇承認與劉志斌之間存在2500萬合同糾紛,“劉志斌案就是屬于合同詐騙,劉志斌詐騙了我們2500萬元,但最終要看法院如何判定。”但他否認2500萬元與勤上股份相關。

按照爆料人的說法,2500萬元是聯合增持計劃中3.5億元的部分資金,而3.5億元實際又來自于勤上股份支付與楊勇的3.8億元並購款,但勤上股份實控人李旭亮在記者多次聯系後,僅回應“不清楚”,隨後掛斷了電話。而上市公司勤上股份,自記者11月底就此事發送采訪提綱後也一直未作回應。

2500萬元是否和勤上股份支付的3.8億並購款有關?勤上股份為何在標的企業連續兩年業績不達標、業績對賭期未最終結束的狀態下,支付與楊勇3.8億元並購款?被楊勇兄弟送進看守所的“詐騙方”為何聲稱自己亦是被騙者,圍繞這筆2500萬元的糾紛,究竟誰在說謊,誰在隱瞞,誰在詐騙?

在爆料人提供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相關證據中,劉志斌和楊正之間的聯合增持計劃是一條明線,而背後實際還伏筆一條暗線,參與的人員包括了勤上股份實控人李旭亮和股東楊勇。引線實則是勤上股份支付與楊勇的3.8億元並購款。

而3.8億元並購款的故事,首先要從2016年,勤上股份收購楊勇手中的龍文教育說起。

2016年,勤上股份宣布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龍文教育,楊勇便是龍文教育的創始人。彼時,龍文教育100%股權交易作價20億元,其中楊勇可獲得現金對價5億元和股份對價4.654億元。

為了保護上市公司權益,勤上股份和楊勇約定,5億元現金在龍文教育業績對賭期內分批支付。事實上,根據勤上股份此前公告披露,在2018年以前,上市公司分兩筆只給了楊勇1.2億元。

當然,收購並非總是雙贏的,資本市場的收並購,不乏補藥變毒丸的故事。勤上股份收了龍文教育後,龍文教育的業績卻表現糟糕。

勤上股份上市以來歷年經營情況

財務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龍文教育扣非淨利潤分別為6642.46萬元、8413.62萬元,對應的業績承諾完成率分別為66.19%和64.99%。

然而,吊詭的是,原本龍文教育的業績對賭期要過了2018年才結束,在龍文教育業績承諾存在高風險的前提下,上市公司卻于2018年7月9日將剩余3.8億元並購款支付與楊勇,此時距離業績對賭期結束還差5個月

涉案方爆料人提供的相關信息顯示,這筆3.8億元的現金對價款,勤上股份本應于2019年4月底才支付。但楊勇提出,可以用這筆資金增持勤上股份,勤上股份實控人李旭亮同意了。此後,由李旭亮牽線,楊勇、楊正找到了可以提供1︰3杠桿配資的億邦泰溝通該增持計劃,楊正最終與億邦泰簽訂了合同,合同約定,楊正出資3.5億元。

爆料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展示的一份《聯合增持投資協議》(簽署日期是2018年5月21日,楊正簽字、蓋億邦泰公章和法定代表人凌志瑩章)約定︰由楊正出資3.5億元,(由億邦泰協助)按1:3杠桿配資,楊正共計出資14億元(即原先出資的3.5億元+配資10.5億元),億邦泰同樣出資14億元,雙方共計28億元,由億邦泰作為投資管理人,使用上述28億元增持勤上股份股票。若楊正出資的14億元發生虧損,所有損失由億邦泰承擔。

楊勇代楊正與劉志斌、李旭亮簽訂了一份《聯合增持協議-補充協議》(日期顯示為2018年5月23日),明確了李旭亮的分成。補充協議約定︰楊正所持的3.5億元產品,當利潤及本金未達7億元時,暫不分配;當楊正所持產品可分配利潤達到3.5億元以上,億邦泰支付3.5億元給楊正,剩余利潤楊正及李旭亮五五平分。同時億邦泰有責任重新修改簽訂收益權轉讓,楊正方和李旭亮方各佔1.75億元產品的收益權。不過,關于上述兩份協議,記者尚未獲得楊勇及李旭亮方面的確認。

為解開事件疑竇,《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撥打勤上股份實控人李旭亮的電話。11月27日,電話終于接通。當記者提及勤上股份為何2018年7月就向楊勇支付3.8億元並購款時,李旭亮僅回應稱“不清楚”,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世事繁復,人心微妙,計劃也總有意外。

對于楊正來說看上去穩賺不賠的這筆生意,最終卻半路夭折了。爆料人提供的證據顯示,原本勤上股份以支付股權收購款的名義轉賬給楊勇,楊勇再轉給其弟楊正,楊正再轉賬到億邦泰賬戶上,資金到賬後再由億邦泰完成配資。而為了確保各方資金安全,億邦泰將公司公章、法人章、億邦泰公司銀行賬戶其中一個U盾交給楊正保管,而楊正也將轉賬的銀行卡交給勤上股份保管。

之所以這麼做,其目的在于勤上股份一旦將資金支付給楊勇,按照約定,楊勇應轉賬給其弟楊正,資金是否到賬勤上股份可通過楊正的銀行卡第一時間知曉。而楊正的這筆資金需要打到億邦泰賬戶上,為了防止億邦泰騰挪資金他用,楊正保管著億邦泰的賬戶U盾、營業執照、公司公章、法人章,也可以起到監督億邦泰的作用。

上述互相監督的計劃看起來天衣無縫,但事實很快就證明其仍有漏洞。

爆料人提供的一份楊正賬戶的銀行流水顯示,2018年7月9日,楊勇將2500萬元分成兩筆,先後以500萬元、2000萬元轉給楊正,隨後楊正將這兩筆資金轉入億邦泰賬戶。

2019年11月20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楊勇確認資金來源時,楊勇曾明確表示,轉給億邦泰的2500萬元資金系自有資金,與勤上股份無關。當記者提及劉志斌是以何為名,詐騙了楊勇兄弟2500萬元時,楊勇只說︰“他當時就是亂說,最後查到他把2500萬資金轉過去又倒過來,最終還是轉到了他們自己的賬戶上。”記者進一步追問,楊勇語焉不詳,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根據上述楊正賬戶的銀行流水顯示,2018年7月9日當天,楊勇除了將上述2500萬元轉給楊正外,還另外將3.25億元分3筆轉到楊正的賬戶上。不過時隔一天,楊正就將這3.25億元轉到了自己名下的另外兩個銀行賬戶。而7月9日,根據勤上股份2018年半年報顯示,正是上市公司支付楊勇剩余3.8億並購款的日期。

爆料人稱,勤上股份按照李旭亮的安排首先向楊勇的賬戶分兩筆轉款2500萬元,楊勇再轉給其弟楊正,楊正將2500萬元再轉給億邦泰。完成上述兩筆轉款後,楊正以銀行臨近下班,另外楊勇與北京一家基金公司有債務糾紛,款項在楊勇賬戶不能及時轉出會被對方凍結為由,要求李旭亮將剩余款項悉數轉出。李旭亮見億邦泰已經收到前兩筆合計2500萬元的款項,自己又掌管了楊正的網銀卡,于是在楊正催促下將剩余款項一並轉給了楊勇,而楊正在收到3.25億元後並未按約定轉給億邦泰,而是立即掛失了保管在勤上股份的網銀卡,並于7月10日迅速補辦了銀行卡,將3.25億元分別轉移到自己另外兩個賬戶。

事情到此還未結束,爆料人還表示,2018年7月9日晚,楊正到劉志斌辦公室當面明確表明不再履行協議,並要求劉志斌退還2500萬元。劉志斌認為楊正是故意掛失銀行卡,便以自己也遭受了損失、錢屬于勤上股份等理由,拒絕了楊正還款的要求。

根據爆料人的說法,為了推進這筆交易,劉志斌前期做了很多準備,億邦泰也已與配資公司方面簽訂了協議,所以劉志斌認為楊勇、楊正的行為給自己造成了巨大損失。之後,億邦泰方面登報發遺失聲明,並補辦了公章、U盾等物件。

至于億邦泰賬戶上的2500萬元,幾經周轉,被轉移到了億邦泰法定代表人凌志瑩的賬戶。也正因為這樣,楊正以合同詐騙案向警方報了案。

記者獲得的一份材料顯示,楊勇、楊正認為,最先轉的2500萬元是為了測試資金是否安全,但後來發現億邦泰未進行基金備案,且U盾失效,就跟劉志斌聯系要求退回2500萬元,但卻遭到拒絕,懷疑2500萬元已被劉志斌佔有。

到底是楊勇為了拿到3.8億元股權支付款設局,套住了劉志斌、李旭亮,還是劉志斌貪心,“私吞”了2500萬元,目前誰也說不清。

在記者獲得的一份2019年7月9日劉志斌案涉案方家屬與李旭亮的通話記錄中,李旭亮聲稱“3.8億元被楊勇白白騙走了”。不過,對于這份錄音的內容,記者尚未從李旭亮方面獲得證實。

從來,“欠錢的是爺,借錢的是孫子。”錢一旦離了你的手,進了別人的口袋,想再追回來可能就是千山萬水了。

勤上股份前腳支付完收購剩余款,後腳又因楊勇未能支付2.4億元履約保證金將其告上法庭——楊勇持有的勤上股份208.11萬股股份被北京市高院司法凍結,為此楊勇又出具了《標的資產業績承諾補償協議>履行保障承諾書》(以下簡稱承諾書),承諾向勤上股份支付2.4億元履約保證金。然而,楊勇未能在承諾書載明的最後期限向勤上股份支付上述履約保證金。

當時間進入2019年,勤上股份2018年年報一經披露,龍文教育的業績也揭鍋了︰2015年~2018年實現業績合計2.945億元,相較承諾金額不低于5.638億元差了2.69億元,完成率僅為52.24%。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數據來源︰勤上股份2018年年報

業績不達標,按照約定,龍文教育要進行業績賠償。截至2018年12月31日,龍文教育100%股東權益評估值與2015年20億元的交易價格相比,減值13.40億元。龍文教育原股東應向勤上股份支付的補償總金額已經超過11.276億元的補償上限,故總補償金額確定為11.276億元。

2019年9月底,勤上股份就業績承諾補償事宜起訴龍文教育原股東及北京龍文環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文環球)。啟信寶數據顯示,龍文環球法定代表人為楊勇。公告指出,鑒于楊勇持股數量不足以補償,楊勇需承擔現金補償7889.25萬元,龍文環球應承擔的現金補償金額為1.18億元,同時,楊勇和龍文環球就《業績承諾補償協議》項下的補償義務互相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為何勤上股份在龍文教育對賭期業績達標存在高風險的背景下,仍要支付3.8億元股權收購款,以致于造成業績對賭期結束時,上市公司手中卻無更多制約標的原股東實現業績補償的砝碼,攻守失據,陷入被動?

一名大型券商投行業務的資深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上市公司重組並購業務中,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手方如果約定分期(分批)支付收購款,一般是為了保證業績補償條款能夠順利實施,防止標的公司原股東一次性獲得全部交易對價之後在未來拒絕或無力履行補償義務。而如果收購的企業連續幾年業績不達標,上市公司卻在業績對賭期結束之前就支付了所有的現金對價款,這種情況極為少見。

勤上股份在業績承諾期未結束,就支付了剩余並購款,此舉是否需要上市公司董事會審議,是否需要進行信息披露,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內部控制上是否存在缺陷?

11月28日上午,記者就相關問題向勤上股份發送了采訪函,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12月初,《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亦就此問題同多家上市公司的董秘進行溝通,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認為,股權收購款支出要看每家上市公司的章程等相關規定,如果收購標的需要支付的總金額在董事長/總經理的權限範圍內,那麼就不需要經過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即使是提前支付。這類收購在上市公司決議或雙方簽訂相關合約時是要公告的,但支付款項不一定需要另外特別公告。

而另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則認為,股權收購款項支付是否需要公告,取決于當初該事項的決策流程,如果該事項上了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那麼後期在執行過程中改變了當初會議決議的相關條款,還是需要走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的流程。

上海文飛永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高飛認為,如果上市公司與標的企業交易對手方此前有相關合同約定支付條件,那麼在實際履行合同過程中,如果支付條件發生變化,與原合同不一致,應該履行相應的決策程序,至少由董事會做出決議,而不能由實際控制人直接決定變更合同。

而針對上市公司實控人在明知第三方欲通過增持上市公司股票,集中買賣,實現低買高賣從中漁利的情況下,仍舊參與其中並簽訂相關協議約定利潤分成的行為,高飛律師認為,根據證券法第73條、76條之規定,若該上市公司實控人存在利用所知悉的內幕信息,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涉嫌內幕交易行為的;或有第77條規定的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的,給投資者造成損失,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該上市公司實控人通過第三人低買高賣並約定利潤分成的行為如違反了上述規定,應當根據證券法第202條及203條追究法律責任。

視覺︰帥靈茜 張維薇 排版︰梁梟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勤上股份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1

0